江小涓:数字经济将成为经济的半壁江山和主要增长点

近日,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主办的“2022宏观形势年度论坛”上,全国人大常委、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服务经济与数字治理研究院院长江小涓在论坛发表了闭幕演讲:“十四五”规划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

江小涓表示,如果基本顺利发展的话,到“十四五”末期数字经济是经济的半壁江山,数字经济带来的增长是增长的第一位因素。所以我们讲数字经济的发展在中国经济中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增长点。


“十四五”中国数字经济发展,这个题目应该是我们下一步经济发展中间最重要的变量之一。如果没有数字经济出现,中国这个发展阶段进入一个中速就是一个常态,好在我们速度往下的阶段和数字阶段是重合的,所以我们可以对经济发展有一个更加乐观的预期。
 
我跟大家分享大概三点内容:
 
一、数字经济在“十四五”期间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二、数字技术创造新增长空间
三、数字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新机遇

-01-

数字经济在“十四五”期间  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十四五”规划在我们五年规划中第一次为数字经济单独列了一篇,这一篇的内容是很丰富的。它分了四章,大体上就是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和数据要素市场的建设。简单地概括一下,是对数字经济的方方面面,包括对经济的影响、对社会的影响、对政府治理的影响和数据要素市场的发展做了一个全面的部署。
 
数字经济在规划中、在现在的应用中、在文件中基本上是按照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进行分类的。数字产业化,就是数字技术的产业化,没有技术的话就没有这部分产业,主要讲的是ICT产业,包括信息通信业、互联网业,如数据中心、5G等等,先有了这些技术然后才有了这个产业,这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是产业数字化,这些产业原本都是存在的,但加数字之后带来了数量的扩张和效率的提升,带来了量的增长和质的提升。
 
“十四五”提出的要求,我们大体上看看后面的这两张图:
“十四五”在四章中间就提了这样的指标要求。2025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的增加值所占的比重从7.4%提高到10%。这个指标要求看上去并不高,因为数字经济两部分中,产业数字化是主要的部分,数字产业化是数字经济核心产业中比重比较小的部分。从7%涨到10%感觉不是一个太大的增长,但它和“十三五”比要求是提高了的。
 
我们看看这条线,前面蓝色的部分是过去10年增长的情况。(图二)同“十三五”初期相比,我们的比重只提高了0.5个百分点,这条线是很平的。“十四五”期间我们要从7.4提到10%,和“十三五”相比是一个明显的上升。如果要按年增长率来讲,“十四五”期间要求我们数字核心产业也就是数字产业化的比重增长率要达到11.57%,大概是GDP增长速度的2.3倍。
 
在“十三五”期间,数字核心产业的增长率只是GDP增长率的1.3倍,所以5年比重提升了0.5个百分点,未来5年的比重要提高2个多百分点,所以对它增长的要求是不低的。
 
如果我们数字产业化的部分或者叫数字经济核心产业的增加可以达到这样速度的话,我们对另外一部分也就是对产业数字化是非常有信心的。我们假定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的增长率是一样的,实际上产业数字化的增长率在过去15年一直高于数字产业化的增长率,所以如果我们非常保守地把产业数字化的增长率和数字产业化的增长率设为一样的话,到2025年产业数字化的比重就会提高到40.4%,加上我们刚才讲的数字产业化的10%,我们数字经济的比重就会提高到整个经济的50%。
 
我们讲,如果基本顺利发展的话,到“十四五”末期数字经济是经济的半壁江山,数字经济带来的增长是增长的第一位因素。所以我们讲数字经济的发展在中国经济中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增长点。

当然我们现在是在全球经济体的数字经济比重的第二方阵中间。(图三)蓝色部分是数字比重最高的10个经济体。我们大概是这样分的:前面的三位是第一方阵,美国、德国、英国,数字经济占比超过60%;此后的七位是数字经济所占比重超过1/3,在33%以上的。
 
“十四五”期间各国都在增长,如果比较乐观的话我们会往前提三位,如果正常增长的话我们大概会提两位,怎么提我们都还在第二方阵中,但是位置是有可能前移的。这是我跟各位交流的第一部分,数字经济在“十四五”期间要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数字经济发展不好的话,我们“十四五”目标的完成是有相当难度的。
 

-02-

数字技术创造新增长空间

“十四五”给数字经济发展设定了比“十三五”更高的目标,但“十三五”2018年之后数字经济的增长是有一点点乏力的。我们看到一条平线就是它增长乏力的表现。现实中数字消费这部分大家觉得比较拥挤了,但是为什么互联网企业都喊着说互联网进入了下半场,我们要从数字消费进入到数字生产?因为它们确实切身感受到了在消费端再扩量是非常困难的,主要是数字消费总的市场规模受到了限制。
 
我们大体上是这样来看的,无论在网络上干什么,社交、购物,搜索知识、学习,我们居民在线的时间是把它作为数字消费的市场总规模来替代的。这个规模大概在2018年第四季度之后就不涨了:大概11.4亿的移动互联网的月活用户,加上每天6小时的移动端的上网时长,再加上PC端4小时的上网时长,这个数字从2018年四季度一直到疫情前就不再涨了,大概每天移动端70亿小时的上网时长,这是数字消费的市场规模,就这么大的容量。
 
当然疫情中,2019年12月到2020年6月份往上跳了一下,人数涨一点,主要还是上网时长增加了,从人均6小时涨到6.7小时,但疫情稍有缓解,这个就下来了?;チ笠灯毡楦械酵弦丫苡导妨?,那么多应用在网上,你想上去不能靠让消费者多上网,而是要把消费者从其他的活动中挤出去来上你的应用。从一个一直蓬勃增长的市场空间,变成了一个存量市场空间、一个定数的市场空间争夺消费者。
 
而存量市场的竞争比增量市场的竞争要更激烈,花了很多钱仍然得不到用户、仍然得不到流量。企业感觉到数字消费市场的空间有限,要进入了互联网下半场和要进入生产领域,背后是对数字消费存量市场的担心。
 
我们认为,在新的技术条件下,数字消费增长还是有非常广阔空间的,这包括数字投资和生产。数字投资是可以短期拉动的,我们叫新基建也罢,叫数字经济技术投资也罢,这两年增长很快。生产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生产领域的数字化建设比消费领域要困难得多,所以我们定位“十四五”是一个起步后的加速阶段,整体的收获也还需要时间。另外我们有一个刚刚开始的领域——整体的产业智能化转型升级,在比较长的时间里持续发力。
 
我们认为,“十四五”期间有三个领域都有新的增长空间,使得我们能对数字经济有信心。
 
首先,数字消费还是依托于技术,有了5G之后我们原来的消费即使时长不变,但它的品质会大大地提升,带来消费者愿意付费的意愿大大地增强,这样它会支持产业加数字后出现很多百亿级、千亿级新的突破。我们讲数字学习、数字医疗、数字文化、数字传媒、智能家居、智能出行等等,在“十四五”期间都会有突破之后非常迅速的发展。
 
举几个例子。比如说远程教育,今天就是现实的场景,因为疫情的问题,现场的听众很少,我们主要在线上讲。在4G时代,线上就是一个远程听课的类型,主要传输的就是声音和文字。但是,要比较模拟和真实的教育场景的话,是需要动作和行为的传输的,需要多点互动式的教育课堂的实现。尤其是工科、医科、职业教育,实训过程有大量的动作和行为存在,这在5G之前实现是非常困难的。有了5G之后网络教育才比较像线下课堂,我们叫同质等效,同样质量相同效果的教育才真的可能出现。
 
 

在偏僻一点的地方,在不发达的国家,学生可以和最发达国家最好学校的实验室连接起来,通过AR、VR的技术可以做实验和实训,这样的课堂才和线下的课堂是一样的,可以多点互动。
 
我们一个老师面对一大片头像,这个时候同学的举手、分组的交流、现场的展示其实操作起来都不是很方便,5G之后同质等效的线上线下教学才有可能推进,这样他才可能付费做这样的教育,而不是纯公益的事业。
 
第二是医疗,以前的医疗就是远程会诊。解决两个问题,下级医院的医生把复杂病人的病情和上级医院连接起来说帮我诊断一下,所以第一是鉴别诊断,第二是治疗建议。但医生这个工作其实是一个手艺活,不经过实践,手术就是开不了。
 
所以原来的远程医疗我给它的定位就是远程会诊。5G之后真正的远程检查可以远程给病人做检查,手术经验可以远程给病人做手术。我们国内做得最好的积水潭的骨科手术开展得非常好。2021年12月份我看了一台最高难度的腰椎手术。病人的腰椎有外伤,要打开打钉子固定,原来打开就要切一个大切口,要把皮肤和肌肉都翻开,把脊椎暴露出来,但目视伤口开得再大也只能是二维,所以这个手术风险很高、难度很大,病人的损伤很大,会带来手术效果的限制。
 
我们看一台5G手术的做法基本上是可以在远端做,最下面的照片是我们在远端操作端,左上角是一个远端的手术台,右上角是现场X光片,手术端的操作臂和定位系统,都是事先调整好的,内嵌一个导航的定位工具,有点像车的导航,先给脊椎上打一个定位的东西,再根据定位去寻找,远程有一个控制监视器,已经把手术过程软件内嵌进去了。手术开始以后,控制台操纵,手术端的设备配合医生把手术完成。这样的手术效果非常好,切口小,非常准,三维,几乎没有手术以外损伤的情况发生。5G带来的医疗才真正地成了远端医疗而不是远端会诊。
 
第三是体育,我们讲体育在疫情中间是发展最快的一个行业。近两年在美国上市的公司里智能体育是一大类,好多就直接上去了,发展得非???。对年轻人来讲健身是刚需,但疫情中关得最早开得最晚的是健身俱乐部,我们平常说1米是安全距离,运动的时候是不可能的,而且很少有人戴着口罩运动,所以是非常高危的场景。这时候智能体育发展非???。
 
举一个例子,这是一个智能骑行,你只要买左上角的一套,1万块钱,你就可以选任何一条你熟悉的道路,设定好以后你骑行的感觉是泥路还是水泥路,怎么拐弯,你的上坡、下坡和实景是一样的,必须把它骑出来,所以你的健身完全是模拟一个真实的环境。如果你觉得很没有意思你可以约朋友一起,我们可以选一条赛道进行比赛。
 
最简单的有99块钱的模拟跳绳。2020年6月份有一个微博的热搜,19楼说20楼你别让孩子在上面跳,我们在上网课,20楼说对不起19楼,我们20楼在上体育课。我们小学生不能不上体育课。一人一条绳子,连到老师手机上的终端,4点钟上体育课,在你家,在楼道、在庭院都可以,但必须把绳跳了,老师可以看每个孩子跳了多少,还可以组织小组比赛和班级比赛,这是比较简单的。另外还有更复杂的、很昂贵的体育设备。智能体育发展非???,风险很小。这里我们讲的是智能体育的消费的发展。实际上,智能体育是一个很长的产业链,几乎全产业链在里面。从场景开始,到设计、制造、消费、场地,是一个非常完整的产业链过程。
 
刚刚我们讲到了在5G技术的支撑之下,数字消费有很大的空间,数字投资和生产也会快速增长,这个很好理解。我们的5G基站、数据中心在全球都是增长最快的。到2021年11月5G基站已经140万个了,全球70%以上都在中国,覆盖了所有地级市以上的城市。我们覆盖的终端数从4、5千万开始,两年的时间一下子到了接近5亿,占全球比重接近80%,这个发展很快而且是很惊人的。
 
其次,数字化生产是一个起步后的加速阶段。因为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是非常不一样的,消费互联网建好以后可以抵达所有的消费者,而产业互联网完全是一个行业而且是非常细分的行业,所以它的发展比较慢,但做好的效益是非常好的。我们有十四五种产业互联网的类型,有比较成功的案例。我们有制造业的设备管理网络,连接行业、产业链甚至是企业内部都可以。
 
我们也有生产者服务网络,这是只有在现在的数字技术之下才能做到的。我们有两业融合的供应链管理网络,这个出现得比较早;有企业内部的管理网络,基本上是ERP的网络,这个也是比较多、比较早的;还有产业生态的网络,是全要素全流程的网络,很多企业在试效果也不错,但目前的覆盖率比较低。这些是发展得比较好也比较有前景。
 
产业互联网广泛深度链接形成一个新产业生态。卡奥斯原本是一个做家电的行业,它最早就是把自己的全产业链连接起来,大量的企业和消费者上去以后本身就可以自己独立发展。比如说前端可以支持更多的企业上链来做自己的开发,上链以后也可以让链上其他的行业头部企业再延伸到自己的全产业链上去。总的来讲,一个产业互联网越做头部效应越明显,跨界、全链条的效应就更加明显,做成这样的产业互联网是非常需要时间的,所以我们还是没有期待在“十四五”期间的产业互联网能够像“十二五”、“十三五”期间的消费互联网那样放量增长,但我们定位就在起步后的加速阶段。
 
再者,产业智能化转型,这是刚刚开始的。我们整个全产业智能化转型升级,还在开始起步后的发展阶段,所有我们点到的智能空间都是刚刚起步,相对比较成熟的是智能客服。
 
现在我们打电话首先回应的都是智能客服。无人驾驶前景很大还没有放量,智慧金融在向前发展,智能零售和大的平台结合也仍然在一个起步阶段,智能交通、智能娱乐、智能医疗。我们前面举过医疗的例子了,这是个全产业链的智能化的转型,未来10年一定会带来持续放量的增长空间。我们仔细想一想将来可以做多少事情,将来它是一个更横向的产业链,从数据开始带来另外新的问题,我们不再展开往下讲了。
 

-03-

数字全球化带来的新机遇

数字全球化这个空间是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带来的效率提升比国内的数字化带来的效率提升空间还大,因为它原来发展更不均匀。
 
数字技术天然能链接海量的数据和巨量的用户,跨境没有额外的成本。技术本身是没有什么成本的,和原来实体商品贸易要把一车货运到海外去相比,现在互联网的远距离传输增加的边际成本是很小的,所以它天然就是一个全球化的过程。
 
尽管我们讲2021年国际环境非常不好,一再讲双循环,内循环为主,内循环是一个发展理念的转变,但2021年还是进出口跑赢各项指标,GDP增长8.1%,投资增长4.9%,消费增长12.5%,对外贸易增长21%,外贸还是真正成为中国经济增长动力最强的一驾马车。这是我们在传统全球化的框架下去想这个问题,实际上数字全球化的进展悄无声息但发展非常迅速,我们先拿数据看一下。
我们看看除了中国之外全球也一样,这是全年的数据(国外没有出来),我们比较了2021年上半年和2019年,因为2020年是一个特例,我们看到全球的进出口平均增长11%,当全球经济刚刚恢复到2019年微量增长的时候,贸易依然领先,后面两张图中国和美国都是国际贸易的复苏快于GDP复苏,是增长的主要动力。
 
大家不理解全球化那么多障碍,贸易仗打成那样,为什么还是动力?其实是和我们传统贸易不同的一种数字贸易的能力在增长。
 
我们看看这个数据,大概现在全球数据驱动的服务贸易增长非常迅猛,已经占到了服务贸易的一半。最上面深绿色的是数字关联的数据驱动的服务贸易,是一个最狭窄的定义,就是数据驱动的贸易,已经占到整个服务贸易的一半了。这一半其实有时候在传统的贸易战中都没有看到,其实这种贸易的发展非???,特别是在疫情这两年比重的提升是非常高的,我们可以看到柱体的最后两个,比重的提升是非??斓?。
 
最重要的是什么?能看出来的是数字服务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成为贸易的主体。这四张图是服务贸易中的数字生产者服务、传统生产者服务、数字生活服务和传统生活服务四张,箭头指的一条线就是数字生产者服务,它已经成为贸易的生产者服务的主体部分了。这部分有很多跨境服务在里面,设计研发包括各种各样的生产者服务,其实和我们传统贸易战完全是两条线走,发展非常迅速,如果这块忽视掉一定对全球化是持悲观的态度,如果这块好的话一定对全球化是非常乐观的。
 
举一个例子,全球研发虽然面上看在有些点上打得很厉害,但现在全球研发迅速地成为多国共同创新网络,叫全球共创网络发展。在2000年的时候我们注册的专利中个人注册和团体注册分别占2/3、1/3,随着技术的迭代和复杂,到2017年全球注册的发明专利中团体注册已经占到2/3,个人占1/3,没有合作就没有数字时代的创新。这个问题一定要非常清楚地理解,数字经济就是开源,就是链接,就是跨境,就是共创,它是一个非常本质的要求。
 
在这里面中国成长其实也很快,从上往下数紫色的部分是中国所占的比重。(图五)第一条数字全球化中,科技研发、数据企业、数字技术共同研发,共创共享,共同创新是两个国家以上注册、共享收益,发展非???,中国在中间的竞争力是持续提升的。
 
举例看设计服务平台,这是2018年一款很有名的新车,34个国家,350位工程技术人员在网上同步研发,只有在数字网络空间才具备这样一个可能性。以前是一个串联的设计,现在就是一个并联的设计,而且共同商量一件事的速度快很多。如果这个车设计得不合适,几分钟就可以把颜色重新渲染一下。
 
共创已经不完全是个技术问题了,有文化的问题在里面。34个国家的设计师要共同来评判这个定位在35岁以下消费者的车型,比如说这个外形的颜色,我们要寻找最大的公约数,红色太浅中国人认为它不稳重,红色太深有些国家认为它不吉利,大家要一致认可这个在全球目标消费者中间认可度最高的颜色,它已经完全和技术没有太大的关系了,是一个非常成熟的行业。共创带来的内容是更多的。
 
国内也有做得很好的,这是一个企业叫“橙色云”。这个企业非常的独特,它专门做全球的研发平台。现在研发工具和设计软件工具更新很快,非常昂贵,中小企业配这样一个工具平台是非常困难的,所以这个企业做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它连接了十多个国家、26万个工程设计技术人员,有点共享知识的感觉,其实也有机构,但更多的是个人来注册的。
 
这样我拿到一个研发任务之后有项目经理,从全球选对这个技术最专业的人来帮我做这个设计,就是项目组。它的最高级的专家就留着比如说同步评审,用这样的方式来做,时间节省四分之一,费用节省三分之一,都是最适宜力量的匹配,都是高品质的产品,因为选的人都是最专业的,一个大的东西来了以后可以分解成小块,每一个块我全球找最好的设计者来做。你想任何一个企业怎么可能养得起全球最顶级的团队来做整品的研发?
 
在数字时代,我们服务是可以广泛进行贸易的,举例这是我们的一个数字化生产者服务平台,它有点像我们淘宝、天猫这样的平台,上去以后有1000多万个供应商,基本上都是个体化,企业上去以后你说我要设计一个全球文化共享度高、年轻人认可的很简约的LOGO,描述一下特征,就和上面的供应商去匹配。平台它会推出一些合适的匹配,你自己挑。它很大程度上是用了人才的共享??赡馨滋煸谝桓錾杓乒?,晚上上去就接这个单。如果没有数字化平台和智能匹配的话,你怎么能想象在一个平台上1000多万个供应商、1000万个需求方如何来匹配?
 
刚才讲的是生产者服务,生活服务的数字服务平台是另一个问题,是一个没有办法计算价值量的问题。举一个例子,这是最新的数据,元旦前一部影片叫《不要抬头》,好莱坞的一个新片,这个片子有疫情的影响,线下院线12月8日开始的三周,播放只有20万小时, 130分钟的片子,只卖掉8万多张票。12月24日在Netflix上线,一周内全球流媒体的播放量超过了1.52亿小时,相当于7、8千万消费者线下进电影院观看。每年这种数据在发生非常巨大的变化。
 
Netflix是一个什么企业呢?它是一个美国的企业,按说美国的文化企业无需到全球去,市场非常大,但这个企业两亿消费者中有2/3的消费者是在北美之外的。上面有7000多部影视片还有可以点播的很多内容。29美金可以做一个全年的会员。所以它很难说每个影片赚了多少钱。实际上,全球数字消费也是发展非???,只是我们在统计的收益中间,价值衡量时,显示的是流量,是广告,而且是平台所有客户一起算,没有办法计算每个服务的价值,这是数字时代统计上的一个问题。
 
5G带来的变化这个话题我们今天没有可能展开了,我最简单说一下。它的变化是非常本质的,它带来的变化比前面全球制造业分工带来的变化影响要大很多。
 
服务我们传统讲是不可贸易的,必须消费提供和消费服务同时同地,我们叫不可错位、不可错时,讲课必须在现场听,医疗医生和病患必须是同步的,是一个劳务支出必须同时同地的服务。但有了互联网和卫星电视之后可以远程,病人和医生可以不在一起,教师和学生可以不在一起,维也纳的音乐会我们也可以在北京听,有了网络之后可以远程服务。但服务始终不能分工,可贸易和可分工是两个概念。
 
可贸易是你可以把整体的服务产品在维也纳一台音乐会传播到世界各地去听,可分工像制造业一个产品可以分在世界不同的地方去制造,最后合成一个产品提供给消费者。有了5G技术之后,服务第一次可以大面积地分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是一个非?;〉谋浠?,对产业组织、收入分配、赢者通吃、明星理论等,带来的理论性变化是非常突出的。
 
我挑了一个最经典的例子,这是一个音乐会。我们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实践:挑选分布在世界不同地方的最优秀音乐家,异地各自演奏,然后把它合成后提供给全球消费者来听。这就如同一个制造业产品在世界各地制造不同零件,然后组装后成为一个完整产品。
 
对音乐会来说,如果没有一个高品质几乎没有时延的传输网络的话,这是没有办法听的。这场音乐会离北京最近的在蒙古有600公里,最远在美国、德国、西班牙有一两万公里。那么远近不同的声音要保真同步传到耳朵里,合成一台没有违和感的音乐会,只有在非常高水平的数字技术和传输技术之下才能做到,带来的影响是很大的??梢韵胂笪蠢次颐侨蚧姓庵只岽颐窍颜叩母@蜕堤闹刈榛崾嵌嗝吹木薮?。
 
我们总结一下。
 
第一,我们发展数字经济具有非常有利的条件,中央高度重视、市场全球最大、企业创新活力非常强、数字消费空间巨大,这几句话很抽象,希望大家听完之后每个有点画面感,数字投资的规模很巨大,数字生产快速发展将成为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的重要支撑力量。
 
第二,数字全球化加快发展带来了多种新机遇。全球范围内的技术和产业重组优化带来的产业组织形态在持续改变,特别是服务业的增长将呈现效率提升和分工深化的特点,有望成为全球增长新的推动力量。
 
第三,我们一定要用好数字经济发展的机遇,保持经济合理增长,继续有效利用两种资源和两个市场,提升我们的产业技术和全球竞争力。
 
我们有信心通过数字技术的发展对中国经济有一个良好的带动。

 
文章标签:数字经济